第十八章 你可以亲我一下么

08-23 09:13 《汉宫之倾覆》

柳纤拿着皇上写好的密旨去找了风隐,如今对坐在风隐的面前。

风隐看着对面娇娇弱弱的柳纤,皇上把任务交给自己就算了,没想到还让柳纤和自己一起去。这小身板儿哎,要是受了伤该如何是好?看来还是得有自己保护好他。

不知为何,风隐心中居然隐秘的升起了一丝喜悦。

看着柳纤那面无表情的样子,风隐上前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,力道不重,却惹得柳纤抖了一下。

搂着他的脖子往自己的怀里带,就见柳纤剧烈的挣扎起来。风隐连忙放了手,“哎哎哎我不这样就是了,你不要伤到你自己。”

那入手的身体实在是纤弱。

“唉,你不要这样死板,军中的兄弟们比这做的还亲密的多了去了。”风隐一笑说道。

“兄弟?”柳纤死死地咬着唇,力道之大使唇瓣立刻就溢出了血来。

他早该知道的,风隐的眼中男人和男人不就是兄弟么?可是为什么他的心好疼好疼,疼的几乎要掉下眼泪来。

风隐看着溢血的唇慌乱的找药,“哎,我说你怎么有这么一个坏毛病?动不动就咬嘴唇,咬出血了你不疼吗?”

柳纤心道嘴上那点疼算什么还不及自己心上的十分之一,至少嘴上的疼还能缓解一下心上的痛苦不是。

而且还能让他时刻的提醒自己,不要再痴心妄想了,面前的这个男人一辈子都不会喜欢自己的。

柳纤抬起头定定的看着风隐,眼中满满的迷茫,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觉得自己唇上一凉,原来是风隐在给自己上药,那双凤眸十分认真的看着自己,手上的动作也很温柔。

温柔的让他直接尝到了嘴里的咸味,他瞬间忍不住心里头的委屈,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“唉,我说你怎么这么爱哭……”风隐混乱的拿手帕给他擦眼泪,“是我上药弄疼你了吗?怎么你咬的时候不知道疼,下次可要记住了,千万不要再咬了。”

柳纤抬着头,眼里的泪还在不停的落下来,泪珠很大,风隐觉得那泪仿佛是之前见过的外邦进贡的珍珠一样,那么干净。

声音微微颤抖着,柳纤问他:“风隐……你们军中的兄弟会互相亲吻吗?”他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,可泪水洗过的眼睛晶莹剔透,长长的睫毛都被打湿了,显得楚楚动人。

不知出于何种心态,风隐居然点了头。

柳纤双手颤抖的抓着风隐长袍的衣角,一双杏眼眨都不眨的看着风隐,“那……你可以亲我一下么……”

风隐一愣,紧紧地看着他,慢慢凑近在他唇上蜻蜓点水似得一吻,刚要离开就感觉到了柳纤脸上的泪水,他在心里轻叹一声,将柳纤搂进怀里,加深了这个吻。

有一股甜甜的果香味,风隐原以为自己会难受,可是他竟然沉浸了进去,开始享受了起来。

结束后,柳纤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声音柔柔的还有些哭过之后的沙哑,“既然这是军中兄弟都会做的事,还请大人不要为难。”

他问的那一句只是希望风隐不要觉得为难罢了。

风隐盯着柳纤的脸,目光闪烁:“上次的事,你还是不肯告诉我吗?”

柳纤身体一僵,想到了皇上的那些话语,又想到了风隐的那些令他悲痛的话,再想过刚刚的那一吻,他刚要咬唇就想起来风隐的话,没有咬下去。

“大人,还是……不知道为好。”柳纤侧过头不去看他。

这要是让刘欣知道了不得气笑了,给柳纤那么一个好机会说出来真相,可是没想到柳纤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瞒着风隐,不让他知道。

柳纤觉得那一吻他就可以高兴许久了,他不能再贪心了,否则一定会彻底的失去风隐。若是一直隐瞒下去的话,他还可以如常的和风隐见面。

这样就很好了。

柳纤站起身来,打算告辞,可是没想到坐了太久,又哭了好半天,这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居然眼前一黑,差点就要摔倒了。

好在风隐身手矫健的接住了他。

“明后两天南郡国使者就会进入长安,不如……你留下来住一宿,我们好好商议一下此事。”风隐看着柳纤道。

柳纤微微皱眉,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,可是他又不敢和风隐共处一室太久,害怕自己会迷失在里面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风隐微笑的看着他,“真的不留下来么?”

这种笑容让柳纤心里一酸,唉,他最拒绝不了的就是风隐这么对他笑。

那么温柔,那么深情,就好像有一点喜欢他似的,柳纤知道自己这是在幻想,可是他还是忍不住。就像是他伪装不来用冷脸对着风隐,只那一次就直接把他的面具打的支离破碎。

最终他还是点了头,应了下来。

风隐在将军府的房间很大,一间卧室里面应有尽有,只是他常年在外面做任务,回来的时候是很少很少的,直到将军受了伤,他从暗卫转为到明处做事,才渐渐回了这里住。

柳纤是午后来的,如今已将近傍晚,太阳将要落山了,到了晚饭的时间,风隐就直接把柳纤给带去吃饭了。

月隐和云隐:“……”

这种感觉大概就是说好了一起单身,可你却有了老婆的痛苦吧。

月隐把风隐拽过来:“老大,你你你,怎么和柳大人在一起呢?”他对柳纤印象也很深,长得柔弱可实际上心狠手辣!

风隐这家伙怎么会和皇上身边的红人一起走呢,月隐想了想又觉得这也合理,毕竟风隐是将军身边的红人,而柳纤又是皇上身边的红人,这怎么看怎么般配。

风隐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!”皇上的秘密任务怎么能随便告诉别人呢。

连连点头的月隐十分认同,“对对对。”喜欢男的怎么能随便告诉他呢。

两个人鸡同鸭讲,把柳纤都给看笑了。

月光朦胧,夜晚的暗沉笼罩在大地上,夜里的风很是轻柔。

“热水送来了,你先去沐浴吧。”风隐帮他把屏风打开,“就在屏风后面。”

“好,谢谢大人。”柳纤道谢。

“你来的匆忙肯定没有换洗衣物,这是我的,你……穿起来肯定大,先将就一晚。”风隐拿出来自己的衣物递给柳纤。

柳纤红着脸接过去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是在心里头叹口气

听着水声,风隐脸色冷了下来,眼睛疲惫的闭上,他不是傻子,不是看不出来柳纤喜欢他,只是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。

他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呢,可是每当看见柳纤流泪他又很是心疼,看到柳纤下意识的咬唇他都会不忍心。可是他分明不该是一个心软的人啊!

柳纤给他上药的时候他会有反应,柳纤对他冷漠的时候他会生气,柳纤一边哭着一边说能不能亲他的时候,他……的心真的狠狠地疼了一下。

那水声听的风隐心里头很是焦躁,心里头仿佛有一把火烧了起来,他站起来深吸一口气,又在原地走来走去,还是觉得没有丝毫缓解。

直到柳纤头发滴着水从浴桶里面出来,脸被热水蒸的红彤彤的,眼睛雾气朦胧,下巴上的水滴下来顺着脖子一直滴进来了风隐给他的衣服。

走过去,风隐帮他将领口弄整齐,“你先去睡吧,我去院子里练一会剑。”

有些失望,但是柳纤还是点点头,声音柔柔地说“好”

然后风隐在院子里练了一晚的剑,柳纤就在风隐的床上睁着眼睛看了一宿房顶。

第二天一早,柳纤一出去就撞上了过来找霍照的刘欣,两个人同时:“……”

“你这、没想到进展这么快!”刘欣一双桃花眼流光璀璨。

“不是的,唉,皇上,风大人他……”柳纤赶紧解释,“在外面练了一宿剑,我们没有在一块……”

刘欣皱着好看的眉头,脸上皆是无奈之色,“你和他说了么?”

柳纤低下头,轻声说:“还没有。”

刘欣叹了口气,“你要是实在说不出口,我可以帮你说。”

“不要啊皇上,奴才还想再考虑一下。”柳纤哀求道。

“柳纤,你心里头要有数,不要委屈了自己。”刘欣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转身去霍照的卧室找他。

霍照看到刘欣的时候先是一愣,而后眼中迸发出惊喜,连忙把他拉到了软榻上,生怕他累着。

“阿和,你怎么来了,你好些了么?”霍照眼睛定定的看着刘欣的脸,仿佛要从中找出一丝不舒服的神色。

他握着刘欣的手,拿出药来给刘欣轻柔地上药,他的手很白很嫩和自己的不一样,那上面的咬痕就很是明显,霍照看着眼中都是痛色。

“好了,霍流光你不要这样,我已经不疼了。”刘欣纤细的手反握住霍照的大手,安慰他道。

霍照闭上眼睛,将刘欣揽到自己怀里,“对不起,我再不会这般对你了。”

刘欣勾起唇,一双桃花眼完成月牙,乖乖的窝在霍照的怀中,享受这片刻的安宁时光。

菜单 目录 下一章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豆瓣网百度贴吧QQ好友复制网址

您的支持,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推荐 (24)
赞 赏
评论 (0)

5人赞赏

【推荐阅读】男女第一次后,通常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? 【推荐阅读】老公夜夜不归,我找了个陌生男人解决生理需要…… 【推荐阅读】结婚三年老公没有碰我,婆婆居然让公公来… 【推荐阅读】小三怀孕了!男人怕老婆知道…于是给小三支了一招,老婆笑哭! 【推荐阅读】夫妻生活,一周几次才算和谐?老公要求…… 【推荐阅读】一条短信测出老公出轨,你敢不敢试试?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客服时间:周一到周五 9:00-17:30
微信公众号:写本小说网
客服QQ:2799143
自动订阅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我要送月票数量:
1

当前月票:0

取消

确定送出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0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量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10
  • 自定义

留言:

结算:

100

书币

qq钱包
微信
支付宝
妈妈说:这个很有意思订单号:201708121432471521749 微信30元, 充值失败,未获得书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