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郁金

06-27 23:13 《黄金锁美人》

“干嘛呢?又在这儿摆出一副孤傲冷绝的样子。”郁金亲昵地奔过来,却在京墨身外半丈远处停住,两腿叠着坐了,甚不淑女。京墨看着她涎着脸笑的模样,眼中暗芒闪过,这就是你的救赎,忘了我,叫我一个人记得,到底惩罚的是谁的罪。“你想什么呢?”留海儿的遮挡叫郁金看不清他的神情,伸手想拂开,京墨猛然躲避。郁金的手顿在空中,竟不尴尬,依旧嬉笑。京墨想嘲讽,最终只是淡淡询问,“不是说要避讳,现在是有什么开心的事这样放纵?”

郁金被他提醒,噌地收回自己不规矩的爪子,讪笑一瞬间,又开始傻笑,“老爷说六月初一公子的生日就把我。。。”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,京墨接过,“门主叫公子收用了你吧。”郁金尴尬,半仰着头嗔怪,“京墨。。。”15岁的女孩甜美娇憨的样子,居然还作着委委屈屈的小表情,京墨偏过头不去看,“就这样开心,能有点志气么?”

郁金不服气,“这就是我的终身理想呀,作为杀手想要成为门主手中最锐利的那把剑,虽然现在只能和你并称洛门双璧,那也算首屈一指了。身为丫鬟,我的终极梦想就是陪在公子身边呀,你不知道?”知道,怎么不知道?!“郁金,一直转换身份,扮演不同角色会开心么?”郁金没张嘴,超心虚垂头,眼珠滴溜转,要是我说不止这俩身份,你也会活劈了我吧。“又甘心么?”

京墨眼中光芒潋滟,诚心诱惑,“给老子利用完后,又给儿子暖床?”“京墨!”虽然是这样没错,那也不用对我一再强调吧。“你再这样说我真的不理你了!”言罢转身作势欲走。“郁金!”豁然起身的京墨长身玉立,郑重地呼唤她,郁金为他气势所慑,为他焦虑不忍,就站住了。“我们一起走,叛离洛门,从此农事桑麻,不好么?”

到底还是说了,郁金内心哀叹,复又悚然一惊,不对呀,他这是怎么说话呢。“喂,京墨,你要走,和门主说一声就是,何必这样。你的姓还是门主赐的呢。”郁金早就反过身来,此时垂了头,郁闷地踢着脚边的小石子,声音黯淡下来,“门主还说最喜欢我呢,都舍不得。”当然不能赐她洛氏之姓了,不然要以后的洛府主母怎么想。但京墨才不揭破,就叫她觉得门主不疼她好了。

“你真以为他会这么轻易放我们离开?”“当然了,你还和我不同,我是6岁的时候才被买进来,你则是在襁褓里就被门主收养了。你若想离去,展开新的生活,门主会很替你高兴的。”京墨一时无语,郁金没见下文,就自己走了开来。

场景切换,某个山洞里。

“公子现在如何了?”郁金眉飞色舞地笑道,“殿主大可放心,两位公子和小姐都快从琏山回来了。”“那就好,听说洛鞍打算把你给他二儿子?”郁金心里悚然一惊,看来主人心里并不相信自己,那么洛府甚至洛门之内都有别的眼线吧,不过无所谓,既然主人是要保护两位公子,连门主都不信任。虽未免太过多疑,可恰恰有自己喜欢的人呢。

“是。”郁金很谦谨,然而隐在暗处的人影沉默了下来。可这沉默也像是种威压,教人颤栗。“可是我差你去是为了大公子。”郁金敛气收神,自己的使命就要在今天揭晓了吧。可是暗处的人不想多谈,最后只说叫她先下去,郁金不敢多问,只得先行告退。

恰恰四月初一,郁金身着一等丫鬟的服饰站在人群里,静候一行人归来。果然是二公子洛侧柏英姿飒爽,一马当先冲了过来,唰地跳下来,宝蓝的骑装更显油头粉面,好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。大公子洛细辛则到得晚些,毕竟马上还有个撒痴卖娇的小姐洛泽兰抱着自家兄长的腰正喊累。马都受不了了。。。“你们俩,差不多就行了,还下得来不?”

“切,”洛泽兰懒得睬他,“你去吧,反正爹娘想你想疯了。”“小没良心的东西,娘还给你做了衣服眼巴巴地送去呢,都没我的,不定疼谁疼得紧。”“是呦,送衣服的人倒围住你,一大堆叮咛,有我和哥哥什么。哥,我说的对吧?”洛细辛看了看气得要死的弟弟,无奈回身,宠溺地戳了戳自家古灵精怪的小妹的鼻头,“怎么说话呢,都是哥哥,哪分亲疏,一点儿都不知道长幼尊卑!”

洛泽兰嘟唇,“就不知道,”噌地翻身下马,却因劲使得猛了,把一张俏脸冲着地上撞去。“小心!”洛侧柏一个箭步冲过去,就着她弯腰的姿势将她抱住,打趣道:“我倒乱好心,该叫你亲哥哥来扶你才是。”

洛泽兰挣开,哼了一声兀自走开。洛细辛对上自家弟弟不忿的眼神,只得苦笑,大约是父母疼幺儿,兰儿又是个女孩,所以愈发把柏柏宠上天。自己倒无所谓,家中大儿本就该顶天立地,支撑门庭,纵艳羡这舐犊情深的戏份,而今这心也淡了。只是女孩矫情,兰儿对娘亲教自己刺绣的时候每每开小差去看柏柏极不高兴,倒闹得不好看。

公子曾教过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可是谁能告诉郁金三年不见怎么换算。左右洛侧柏是她服侍惯了的,郁金也不避讳,快步上前,粉裳青裙漾起涟漪,拿帕子他擦了擦汗,还有炎冰小姐故意抹上的土,不然老爷夫人又要喝骂。也不知为何,大公子做事滴水不漏也就罢了。可纵是江湖世家,也干系不到女孩身上,大家闺秀总该以娴静为美。可炎冰小姐偏心醉江湖传奇,半点规矩不守,都没被老爷夫人责骂过。

只有自己的公子,有点小错都要被拿住斥骂,这两个却还说这种话,真是不该。郁金自己心里不忿,却深知自己的身份,哪敢多言。这时,炎冰冲了进去,而大公子恰好走了过来,略抱歉地说:“炎冰不懂事,都是亲哥哥,别跟他计较。”郁金的神色愈发复杂,自己的主人和大公子到底是什么关系,当年自己6岁,大公子也只是8岁,公子7岁,小姐6岁。那么不可能是大公子培植的势力,盟友的话也太不可思议了吧。若真是,还能同时摆出这情深的架势来也太厉害了,而且早慧异常。

洛侧柏气得翻白眼,“不用了,我真要兰儿道歉,会自己跟她说。”言罢转身走了,到底有气,袍角带起的风都呼呼的。郁金抱歉地一福身,洛细辛含笑点头,郁金忙追随公子的脚步去了。

翌日清晨。

“这待遇,比我还高。”洛泽兰故作不屑地看着郁金坐在洛侧柏床边,温柔小意的动作,将嫉妒深埋心底发酵。郁金讪笑,转身去水盆那将手巾沾湿,冷炎冰面前不敢再坐,只在床边站了,继续轻柔地擦试洛侧柏的脸。郁金陪小心道:“小姐不知道,公子犯了春困,需得多拿温水擦几遍脸,不然一天都不清楚。”洛泽兰摇摇头,明艳不可方物的俏脸陡然冷冽,偏又带了几分少女的娇憨,上前狠命地掐他的俊脸,叫嚷道:“醒醒,给我醒醒!”

“干嘛呀,你个臭丫头没事给我滚边去!”洛侧柏连眼也没睁,皱着个脸推搡她。“你!”洛泽兰气得拖着的尾音都是颤的,抖着手指头只差戳到他脸上了,奈何人家头一歪又睡了过去。那边郁金吓得大气不敢出,洛泽兰气得一跺脚,哭着跑了出去。“怎么了?”洛侧柏听见兰儿的哭声,恍若梦魇,噌地惊醒,唰地起身,看脸上神情显然还不甚清醒。郁金实不知该些说什么,只得垂了头安安静静侍立一旁,等他吩咐。

洛泽兰哭着冲回自己的院子,这阵仗连正在和洛老爷议事的洛细辛都惊动了。“唉,”洛老爷摊开手作无奈状,一双眼睛望着洛细辛柔得要滴出水来,“唉,人都说我洛某人好福气呀,儿女双全,整凑一对好字,还富余一个。可谁知道我竟只有你一个得用的,这两个。。。唉,没一个懂事的。”洛细辛笑得儒雅,纵然父母偏疼幼弟,兰儿又每每撒娇发飙夺半分关爱,至少洛门的事只有自己能为父母分忧,“父亲,我先去看看。”

江湖儿女到底避讳较少,洛细辛到了洛泽兰的院落,也不通传,直接进了妹妹的闺阁。洛细辛看着趴在桌上嚎得带劲的妹妹不知该说什么,倒是洛泽兰听见声响,还以为洛侧柏来道歉,唰地抬起头来。洛细辛看着自家妹妹脂粉不施却光鲜亮丽的那张脸十分无语,别说泪痕了,羽睫尚未凝露,谈何泣珠之姿。洛细辛不知该做何表情,只好面无表情,喃喃道:“那我去告诉柏柏一声,就说你挺高兴的,叫他别担心了。”

菜单 目录 下一章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豆瓣网百度贴吧QQ好友复制网址

您的支持,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推荐 (125)
赞 赏
评论 (0)

5人赞赏

【推荐阅读】男女第一次后,通常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? 【推荐阅读】老公夜夜不归,我找了个陌生男人解决生理需要…… 【推荐阅读】结婚三年老公没有碰我,婆婆居然让公公来… 【推荐阅读】小三怀孕了!男人怕老婆知道…于是给小三支了一招,老婆笑哭! 【推荐阅读】夫妻生活,一周几次才算和谐?老公要求…… 【推荐阅读】一条短信测出老公出轨,你敢不敢试试?

“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方便下次阅读”

长按二维码可识别


客服时间:周一到周五 9:00-17:30
微信公众号:写本小说网
客服QQ:2799143
自动订阅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我要送月票数量:
1

当前月票:0

取消

确定送出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0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0

确定送出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数量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10
  • 自定义

留言:

结算:

100

书币

qq钱包
微信
支付宝
妈妈说:这个很有意思订单号:201708121432471521749 微信30元, 充值失败,未获得书币